公告版位
4/16音樂變更まほBGM 誇りをかけて

それでも、無駄ではなかったと、信じで欲しかった

2013/5/19 10萬

更新完畢,有雷小心(有到EP4為止的捏它)

BTさん。ご冥福を心からお祈り致します。




~說在前面~
日文原標題為ベアトリーチェのホワイトデー
為2009年3月時"ひぐらしのつどい2配布小冊子"中的番外篇
對於翻這種比較日常生活會話的東西我反而比較不擅長orz
因此文中諸多錯誤,不順還請各位大大見諒,我也還在摸索中....
有錯也請指正我><
看的懂是一回事,翻不翻的出來是一回事,翻的有沒有人看得懂又是另一回事了....Orz
看不懂也請告訴我....我會努力改正!
因為是偏外傳性質我就不鎖文了,然而內文有包括不少到EP4的梗
還沒看到那裏的人可能會失掉許多樂趣,還請看完EP4之後再來
這篇真的很好笑....希望這份歡樂可以傳達給各位XD

本文也發於巴哈,不過改正應該會以這裡為主....等全部翻完再一次修正

10/15碎碎念:這學期明明就超多報告....可是我在幹嘛啊啊啊(抱頭)越忙越愛搞這種東西....7f5341cc.gif (自我厭惡)
本來想說全部翻完再一次發出來的,可是!
我發現要是內容比較長又沒人來監視我的話(=沒人知道的話)腰斬率會達到90%以上(炸)
這種例子以前出現過不少次...所以趁我還沒後悔前先發出來
然後我應該就會硬著頭皮把它翻完.....應該(喂喂喂)
我周圍也沒人有玩海貓....空虛= =
10月明明就是要萬聖節,我卻在這發白色情人節的文哪...

10/17碎碎唸:這是謝絲塔姐妹的錯誤用法(炸)
後面....好難翻哪...傷腦筋

10/23碎碎唸:我相信很多人應該都已經知道了,不過我還是想在這裏說一下
龍騎士07於昨天發表的製作日記上,有這麼一句話

>本年7月10日。
BTさんが病気にてお亡くなりになりましたことをご報告いたします。

今年7月10日,BTさん因病去世了

作為寒蟬和海貓的製作成員之一,作為龍騎士07最好的朋友也是第一讀者的BTさん,去世了
這件事給了很多人(包括我)很大的打擊,能有寒蟬和海貓,BTさん絕對功不可沒
反過來說沒有BTさん沒有今天的寒蟬海貓
而且就日期上看來,BTさん幾乎是動畫還沒看到,EP5還沒發售就已經去世了
龍騎士為不影響到人氣投票,因此選在人氣投票已經結束的現在向大家報告(要是他很早就說的話我八成也會把所有的票給他)
我想藉著這個小小的空間,謝謝BTさん

「BTさん。ご冥福を心からお祈り致します。今まで本当にご苦労様でした。そし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ありがとう、さようなら。

有關翻譯的追記:有關最後5000字的部分我只有93%的把握,有錯誤請大力指證我
其實現在我一點都不想搞笑...

正文開始

 



貝阿朵莉切的白色情人節

 
 「鏘~♪馬上就是期待已久的白色情人節了!會拿到什麼呢、會拿到什麼呢、好~期~待!!」
對於比起三餐更愛戀愛八卦的阿斯磨德烏絲而言,這一天是她引頸期盼已久的日子。

「說到白色情人節、就是情人節的回禮日吧。」

 貝露菲格露雖然知道大致上的規則、但實際上卻不知道是怎樣的東西,所以這麼問道。
 也只有這個時候身為么女的阿斯磨德烏絲才會興致勃勃的回答姊姊的問題。

「白色情人節啊♪不只是為了拿情人節回禮而收點心的日子!對於贈與的愛情對方會如何回應、對方愛情的深度與連繫、還有其他許許多多、享受道歉與寂寞、古式高雅的活動!當然、根據收到東西的價值也是可以計算愛情的深度、不過要是這樣就下定論的話就太無聊了!收到品味很棒的回禮有時也是價錢和價值所無法評估的!邊享受著這種樂趣、邊測量對方與自己感情的溫度差、看是要與對方更加親密還是要當成尋找新戀情的契機、白色情人節就是這~種日子!DON’T YOU OK~?姊姊~?」

「……這、…這樣啊。還真是含意深厚的活動啊…。」

「貝露賽我!超~級期待鄉田先生的回禮!好像還特地跑去比利時做巧克力修行~!回禮果然是白巧克力嗎~!不是用愛情、而是用巧克力的甜味融解我吧吧吧吧☆姆嗄~~~♪」

「阿斯磨我!也超~級期待天草先生的回禮!那位大人又帥看起來品味也很棒的樣子~! 絕對不會送點心這種孩子氣的東西~!一定會是飾品啊化妝品啊香精油啊ー!呀~嗯、到底會送什麼呢好~期~待~☆」

 阿斯磨和貝露賽、年紀最小的姊妹二人組感情非常的好。
 用其他較年長的姊姊們微妙的有點跟不上的的氣氛、嘰嘰呱呱的吵鬧著。

「那是能開心成這樣的日子嗎。作為上級家具還真是丟臉。」

「馬蒙不是也有送櫻太郎?回禮什麼的、果然有?」

「該說是回禮嗎怎麼說。倒是和緣壽小姐他們約好要開白色情人節茶會。嘛、大家一起悠閒的品茶之類的。」

「什麼、馬蒙最近好冷淡~!老是和98年組的感情這麼好ー、好忌妒~!只有姊妹愛不夠嗎ー?!」

「我的話沒有許多的愛是無法忍受的。嘛、因為是貪婪嘛。呵呵呵。」
 馬蒙像是把姊姊們當成小笨蛋一樣笑了。
--------------------------------------------------------------------------------

馬蒙雖然看起來這樣、但卻意外的重視人緣。對於朋友的數量也是非常貪心的樣子。
這樣說的話、在七姐妹之中朋友最多的人說不定是她也不一定。

 就因為這樣、七姐妹最小的3個人在白色情人節都有預定、看起來非常期待的樣子。
反觀年長的姐姐們因為不習慣白色情人節的緣故、不知道是要期待什麼、抱著不安的心情。

「貝露菲妳有送巧克力給留弗夫吧。…他有說要回送什麼嗎?」

「是、是不是回禮什麼的我是不知道啦可是、那個、……他說要去買東西所以要我陪他。」

「什麼什麼?!然後妳就說OK了嗎?!」

「嘛、……嘛那個……。…照顧中年男子、讓他偷懶、我想說這也是我的工作………、……。」

「嗚哇哇、貝露菲真是不潔、貝露菲不潔ー、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要和霧江約會ー!」

「……真是太好了呢、貝露菲。看來會變成非常驚悚的一天呢。」

「這、這可是讓留弗夫偷懶的一天喔…!如果敢來礙事的話就算是雷維姐也不可原諒…!」

「我才不會去礙事勒、頂多只會和霧江一起忌妒而已ー!我們會用充滿忌妒的四隻眼睛一~直跟蹤貝露菲妳的約會喔~!」

「@#$&ッ!*#%@$+%!!」

不像平常貝露菲、她邊露出狼狽的表情狼狽、邊和雷維阿坦爭辯、還有說有笑。……光是在旁邊看就覺得好快樂。

  剩下撒旦和路西法。
 這兩個人好像因為不趕流行所以老是被拋在一旁的樣子。。

「通通都太得意忘形了啦。同樣作為煉獄七姐妹真是感到可恥!」

「撒旦你呢。我記得妳不是有給嘉音巧克力?」

「…嘛、只是硬塞給他而已。反正原本就不是為了拿回禮才送的。」

  之前的情人節雖然是打算送嘉音巧克力、只是不但被認為很可疑遭到拒絕、連帶的還被朱志香趕走。
 別說是硬塞了、根本只是單方面丟過去而已。就連送的本人都不認為那算是在送情人節巧克力。
 某種意義上來說、最不能期待會有回禮的就是她了

撒旦的自尊心非常的高。看來她這一個月都非常在意那時只有自己的情人節沒有順利進行這件事。

--------------------------------------------------------------------------------

突然、……有人的氣息出現了。
兩人想說發生什麼是轉過頭去、結果看到了一臉非常不愉快的嘉音。
從那樣子看來、好像已經站在那裡一陣子了。
撒旦和路西法因為專注在說話上、所以一直沒發現嘉音的氣息。

「嘉、嘉音…!什、什麼、你、你來幹嘛!」

 撒旦困惑的喊道。…只是、實在太害羞了、說話時撒旦查覺到嘉音是為何而來、完全藏不住紅得發燙的臉。
 只是、嘉音當然不可能查覺到這種少女心。他還是和平常一樣、用非常不高興的眼神看著撒旦。

「……情人節的時候你不是單方面的塞了巧克力給我嗎。…雖然說那讓我非常困擾、但我想說就這樣不回禮也太無禮了點。」

 嘉音邊說邊從口袋拿出一個雖然非常小、但是包的非常可愛的小盒子。
 然後非常粗魯的丟了過來。

 雖說那個大小不論怎麼說連義理都算不上、但是從包裝上看來可以感覺到這鐵定不便宜。
 嘉音從右代宮家領了絕對不算少的薪水。不過沒有特別興趣的嘉音又沒有花錢的管道、所以意外的非常的有錢…。

「…明明就是義理卻買這麼高級的東西。…好像笨蛋。」

「……這妳大可放心。我只是在買給大小姐的回禮時順便買的而已。為了特地花比較少錢買妳的東西還要特別跑其他店太麻煩了而已。」

「………啊、……這樣啊。」

「這樣就互不相欠了。……別再來第二次了。」

 丟下這句話、嘉音消失了。

 ……配合白色情人節的回禮說的話竟然是” 這樣就互不相欠了”,這怎麼想都不
普通。不過對於這兩個乖僻的人來說說不定剛剛好、路西法這麼想。

 然後突然、路西法突然被人從後面敲了一把。

「痛、好痛、…是誰…!」

「呦、大腿姐姐。」

「戰、戰人…!難、難道連你也在過白色情人節…?!」

--------------------------------------------------------------------------------

「妳說的話還真奇怪哪…。情人節時給我親手做的巧克力的不是妳嗎。然後我不是說好一定會回禮?我啊、雖然是不會計較過去事情的主義者、不過我的腦袋我沒有空到連一個月前的約定都會忘記的程度喔ー?」

  戰人把藏在背後的禮盒、”鏘”的給路西法看。
 大概是請店家包的吧、這也是完全不像戰人、非常精緻的包裝。
 …包裝這種東西裡一定有魔力。在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之前就已經可以打動對方的心了。路西法這麼想。

「送點心好像有點太孩子氣了。不過我想說飾品和化妝品的話每個人的喜好又好像不太一樣。妳看、如果是紅茶的話就算喜好多少也點不同也可以接受吧?妳討厭紅茶嗎?」

「不、那個…、也不是說討厭……、」

「是嗎、那就太好啦!打開看看吧。麻煩感受一下茶的香味!」

 被戰人催促、路西把手放到了漂亮的包裝上。
 當然她對裡面是什麼紅茶也有興趣、不過要解開這麼漂亮的包裝總覺得非常可惜。
 沉穩的紅色包裝、還有令人不禁想取下的美麗緞帶。上面還裝飾著黃金蝶的別針。

「哎呀?之前有附那個東西嗎…?」

「…!!」

  被認為是別針的黃金蝶突然拍著翅膀飛了起來!
 戰人是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而驚訝、路西法則是已經察覺到這有什麼含意、而且還進一步的想到接下來會有什麼後果而感到驚訝。
 於是、黃金蝶邊灑著黃金的鱗粉、咚!的一聲、化為了黃金的魔女。


「嗚哇?!什麼?!」

「貝、貝阿朵莉切夫人…?!」

「戰~人人人~~~~~~?!那包MARIAGE FRERES(註1)不是要買給妾身的嗎嗎嗎嗎嗎嗎?!?!」

「為、為什麼妳會知道我買什麼紅茶啊?!」

「咦、啊、嗚ー…!因為因為ー。妾身想汝白色情人節會給妾身什麼東西啊ー這樣!就很興奮的跟著汝一~~~整天!然後去了什麼”百貨地下街”那個很棒的地方、看到汝選了很高級的紅茶!為了感謝妾身平常對汝的照顧、還用上了送禮用的漂亮包裝!妾身還以為那是要給妾身的禮物說~~~~~!!汝竟然說這不是要給妾身而是給妾身的家具嗎!!咖嚕嚕嚕嚕嚕嚕咖噗咖噗!!」

註1:MARIAGE FRERES。法國最著名的專業茶葉品牌。從1660年起便以從亞洲殖民地區進口茶葉起家;目前旗下已發展出超過480種以上、來自各國各地且品質均極優質整齊的茶葉商品。茶葉以品項繁多著名。其中,單以大吉嶺茶為例,依照茶園、採收季節、等級作區分,就赫然有近60種項目。


「啊好痛痛痛痛痛、請您住手貝阿朵莉切夫人、請不要啃我的頭髮~~~!」

「妳、妳在對自己的部下做什麼啊、真難看!這紅茶可是為了在情人節特地親手做巧克力還拿來給我的路西法的回禮啊!」

「耶耶耶耶~~~~~~!!那、給妾身的回禮呢呢呢?!」

「說回禮什麼的、我可沒從妳那拿到巧克力。」

「耶ー?!可是汝想想、之前、妾身不是有給汝手工的巧克力嗎?!」

「妳是撒了個把路西法作給我的巧克力當成自己作的東西的謊吧。我早推回去了!」

「……啊ー、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這麼回事…・想說有沒有什麼和午後的紅茶匹配的點心、然後……。」

「好吃吧。」

「嗯、很好吃。」

 健忘成性的貝阿朵在巧克力被戰人推回去後、到了下午茶的時間就已經把事情忘的一乾二淨、
「喔喔、沒想到這裡會有看起來如此美味的巧克力!」

然後、就像栗鼠一樣波哩波哩喀哩喀哩的把它吃掉了。

「………………。…妳的腦袋也和栗鼠同等級哪。…總之、沒從妳那拿到巧克力的我沒有任何義務要給妳回禮。」

「那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不收下是汝自己的問題吧!!妾身可是有好好送情人節巧克力!所以白色情人節可以拿回禮可以拿回禮!白ー色ー情ー人ー節~~~~~!!妾身一直期待可以從汝那裏拿到什麼的~~~~~!!」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欸欸、別像小孩撒嬌一樣糾纏不休的、真難看。來、路西法。這是妳的。謝謝你情人節時的美味巧克力。」

「不……、那個、……其、其實那個巧克力……、」

 顧慮著撒嬌和不愉快兩種心情混在一起的主人、路西法膽怯的打算說出自己的巧克力也不是自己作的事實…。
 就在那時、”碰”的一聲響起、周圍被散佈了紅茶的香味的雲包圍。紅茶的盒子破了。

「呀、咳咳咳!」

「妳、妳這傢伙、貝阿朵…!竟敢把我的紅茶!咳咳咳咳咳!!」

 斜眼看著忍不住咳起來的戰人和路西法,貝阿朵哈哈哈的捧腹大笑。

「嗚嘻嘻嘻!既然是妾身拿不到東西的白色情人節、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路西法妳活該ー、嘻ー哈哈哈哈哈!」
 貝阿朵邊留下笑聲、化成了無數的蝶群消失了。 
--------------------------------------------------------------------------------

   在她的認知中
、白色情人節聖誕節是一樣的。
 情人節事先送給男性巧克力、然後在白色情人節就一定可以拿到讓人興奮不已的某樣禮物沒有錯。她一直是這麼想的。

 所以、面對戰人、她抱著近似要讓戰人有義務在白色情人節回禮給自己、讓他傷腦筋的心情下準備了巧克力。
 然而、明明連路西法拿到了回禮、自己卻沒半樣這件事總而言之就是非常不高興。
 就為了這點事為什麼會氣成這樣、就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非常非常的不愉快。
 非常的期待、甚至還在被窩裡折手指數算天數、期待不已的白色情人節、卻在今天突然變得如此令人生厭…。

 「來~來、出來吧、潘德拉貢的紀念兵、謝絲塔姐妹!」
 貝阿朵揮了下煙管、謝絲塔45和謝絲塔00出現了。

「哎呀、真稀奇。沒想到會召喚出00。」

「非常抱歉。410今天前往參加天界選拔狙擊手交流訓練。作為替代由不才的我前來一事還請您原諒。」


「天、天界選拔狙擊…、還真長…。那是怎麼樣的訓練。」

「是、是!天界繼情人節後、在白色情人節戀愛狙擊手也非常忙碌以致人手不足。依照慣例從姐妹近衛隊中選出狙擊手前往支援。」

「……這我可不知道。戀愛丘比特竟然還會人手不足…。」

「因為410是非常優秀的狙擊手、每年以湊和非常多對情侶而聞名。」

  火大。……貝阿朵的表情很明顯就是非常不爽。
 然後像是要咬碎不爽的心情一般、”嘻”得露出牙齒笑了。

「謝絲塔姐妹、今天的目標很多喔。不准失敗、準備狙擊!!」

「了、了解!45、狙擊戰準備。大貝阿朵莉切卿。請問目標?」

「呵呵呵呵呵、多的勒多的勒、總之就是很多!取名為白色情人節殲滅大作戰!」

 如此這般、這一天。
 原本應該盪漾著濃濃和平氣息的白色情人節、由於謝絲塔姐妹的連續狙擊、一個接著一個遭到粉碎…。

--------------------------------------------------------------------------------


 第一目標。阿絲摩剛從天草手上拿到的小盒子。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我才剛從天草先生手上拿到而已!連裡面都還沒看啊啊啊啊啊啊!!」

「…這、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再買就有了。比起這個、妳沒有受傷這件事才更應該感到高興吧?」

「………呀呀~~~…、天草先生、您真是太棒了了~~~~!!」

 追加次要目標。令人火大的天草。

「反正失掉的、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話說回來、噗哇?!咳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草先生~~、請撐下去啊啊啊啊啊!!」

「Co、……Cool…。…我倒。」

 
 第二目標。貝露賽正打算吃下去的鄉田製巧克力全餐。

「嗚哇哇哇哇哇哇!!鄉田先生去比利時修行的巧克力、正想要塞個滿嘴卻全部碎光光了啦啦啦啦啦啦!!」

「怎麼可能!這應該是王室秘傳的食譜才是、是哪裡出錯了嗎…?!這是在說我鄉田、還不夠成熟的意思嗎嗎嗎嗎嗎嗎!!再、再去一次、前往比利時修行!」

「修、修行就免了、重作一次啦啦啦啦啦!!嗚哇哇哇~~!」
 鄉田、再次踏上了前往比利時尋找神秘的巧克力食譜之旅…。

第三目標。馬蒙、緣壽、櫻太郎的茶會上、緣壽所烤的熱蛋糕。

「您、您沒事吧、緣壽小姐、櫻太郎!」

「……這我都不知道…。熱蛋糕烤過頭就會爆炸啊。…真不愧是我。家政分數只拿1(註2)可不是虛有其表…。」

 “邊享受的紅茶的香味、吃著熱蛋糕來開Party吧”

 “就算是我也不會只拿錢的力量來解決問題、如果只是熱蛋糕的話我還做得出來。”

……如此說道、蛋糕烤的正香的時候。

「不、沒這回事、熱蛋糕就算變成黑炭也不會爆炸…。這難道是…、」

「…嗚、嗚溜ー。為什麼只有我沒事…。緣壽沒事?馬蒙沒事…?!」

「只有櫻太郎沒事、……難道是同盟中某人的攻擊?!」

註2:日本將成績分為5等,1最低,5最高

 第四目標。和貝露菲Window Shopping中的留弗夫。

「留、……留弗夫、你、……你沒事吧……、」

「嘿、……到底是誰做的。抱歉哪、小姐。…看來他是把妳和我的女人搞混了哪。不過能保護到妳真是太好了。」

--------------------------------------------------------------------------------

   雖然真正被狙擊的本來就是留弗夫。不過即使是這樣也迅速裝成像是保護別人的樣子是留弗夫的特長。
 無論怎樣的失敗、能裝成像是在保護甚麼東西的技巧可說是天下第一。……當然、對這種事完全沒抵抗力的貝露菲就徹徹底底的被騙了。

「我、我我、…你保護了我嗎……。……可是剛才的狙擊、…該不會…」

「保護女人而倒下的男人啊、只要” 啾ー”一下就會復活喔。」

「同、同樣的招式我可不會中第二次喔…!我現在就幫你包紮。……啊、」


第五目標。和雷維跟蹤丈夫中的霧江。


「還好吧?振作點!傷口很淺的…!」

「……真是危險…。不過、能代替師傅大人受險、我忌妒的雷維阿坦、…無、……無怨無悔…。」

「噗。明明是杭卻無悔?(註3)呵呵、太誇張了。肩膀給我、我們去醫院吧。」

「在那之前師傅大人、請快點給予那個花心魔留弗夫天誅…!我會在這看著的!啊、您、您看!那傢伙、對貝露菲、…咿咿咿咿咿咿!!」

「…………醫院、我馬上就帶妳去。如果有兩個空床的話就好了。……24×365×67940323580435798436759847598788…」

註3: 杭的日文念法為くい(KUI),和悔恨(悔い)同音

 第六目標。撒旦從嘉音那拿到的香精油罐。

「啊、……怎、…怎麼會…。…剛才的、是謝絲塔姊妹的狙擊?!…嗚、…嗚、…這是……、給在白色情人節高興過頭的我的懲罰對吧…。對、對嘛。嘉音不是只是敵人而已嗎。……我只是稍稍覺得他品味還不錯而已……。…嗚、…真、真是太丟臉了、……不能原諒…!振作點啊、我可是侍奉貝阿朵莉切夫人的上級家具、煉獄七姊妹之一、憤怒的撒旦!!那、那種傢伙送的東西被破壞掉了、…也、也沒什麼好悔恨的!!………………………嗚。」

 第七目標。送給路西法紅茶的、……那些怎樣都好。總之就是令人火大的戰人。

「伮喔喔喔喔喔喔喔喔、Endless Nine(無限99)・Barrierー!!防禦ー!!」

「咿!那傢伙、又彈開了、不是人類啊!」

「無法貫穿反魔法裝甲!請指示下一個指令、大貝阿朵莉切卿!」

「這麼說都是妳幹的好事嗎、貝阿朵!看來妳是自暴自棄、到處在破壞白色情人節的樣子哪!給我差不多一點!!」

--------------------------------------------------------------------------------

「嘻ー哈哈哈哈哈哈!!只有妾身拿不到任何東西的白色情人節有什麼意義!全部全部妨礙給汝看、活該、嗚哈哈!!看吧、看因妾身暗中活躍而被粉碎、無數個悽慘的白色情人節!」

 貝阿朵一揮煙管、有如煙霧般的銀幕一個一個的放出了謝絲塔姊妹們狙擊的過程。

「……只有1個、臭老爸那個是自作自受。不過除去那個、妳可是幹了很過分的事哪…。妳這個鬼畜魔女!」

「呵嘻嘻嘻!!這是藐視妾身的白色情人節理所當然的報應!恐懼妾身、崇拜妾身吧!妾身的憤怒可是不管七天七個月還是七年會繼續下去喔!從今以後每年、不管情人節還是白色情人節、賭上妾身的名號、全會給汝弄得亂七八糟!啊哈哈哈哈!!……如何?開始想道歉了吧?!貝阿朵大人真是對不起、我會好好準備白色情人節的禮物、說看看啊!這樣的話要妾身特別開恩原諒汝也是可以的喔喔喔喔!不過、禮物可不准比給路西法的便宜喔喔喔喔喔喔!!」

「………少給我得意忘形。誰要照妳這種說謊任性魔女的話做啊。」

「姆、……姆…。」

 戰人的回話和貝阿朵溫度差實在太大、於是節奏被打亂、說話吞吐了起來…。

「情人節也是、白色情人節也是。是由各自的心情、還有心中湧現的感情才能達成的。把那當成進貢品之類的傢伙、沒有收到任何東西的資格。」

「喔、…喔…。汝是說妾身沒有在白色情人節收到貢品的資格。」

「啊啊。沒有。不管妳會不會做什麼。我只說這句話。不、我用紅字宣言。」

“我以後絕對!不會送妳白色情人節禮物!”

 戰人如此斷言道。

 貝阿朵雖然擺出一副毫無畏懼的笑容、但卻完全無法冷靜的咬著下唇。

「呵、哈哈哈哈哈、哈ー哈哈哈哈哈!!那份覺悟、就給妾身好好記住吧!!哇哈哈哈哈哈、嗄ー哈哈哈哈哈!!妾身憎恨情人節、憎恨白色情人節!!世上的蠢蛋們啊、別把今天給忘了!!那會讓白色情人節再來第二次!呵嗄嗄嗄!白色情人節、給我消失吧吧吧~~~~~~~~~~!!」

--------------------------------------------------------------------------------

「嗚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師傅大人人~~~、妾身也想在白色情人節、收到禮物啦啦啦啦~~~~……。」

「好、…乖乖乖乖。……這孩子、一定又是瞬間像煮沸的水般激動了起來作了非本意的事大鬧了一番、然後又陷入了自我厭惡的狀態了是吧?乖ー、不哭不哭…。」

「嗯~哼~哼・・・。哎呀哎呀。真沒想到上個月情人節的事情竟然還會延續至今。」

「說起來都是羅諾威不好!就是因為汝做了巧克力所以妾身才會被說成是騙子!!」

「唉呀、這可真是令人心寒。我只是遵從小姐的命令、準備了最完美的巧克力而已喔?十分美味對吧?是相當符合巴黎左岸芬芳的美味對吧?」

「嗯、嗯。很好吃。一下子就吃完了。」

「那麼就不是我的錯呢。應是小姐單方面不好。」

「……就是這樣喔。為什麼會變成是羅諾威害的呢。」

「那、那就是路西法的錯!因為那傢伙把羅諾威作的巧克力說成是自己親手作的交給了戰人所以我才會被叫成騙子ー!!」

「嗯~哼哼!有關偽裝成手工巧克力這點小姐不也是一樣嗎。」

「路西法沒有錯。她可是平常為了妳一直盡心盡力的家具喔。不好好對待的話我可是會生氣的。欸欸、認真的生氣。」

「……嗚、……嗚…。…那、…那。不是羅諾威害的、也不是路西法不好的話、……戰人害的?」

「………這、這孩子真是。……聽好了。原本就是如同戰人君所說的、妳把白色情人節誤解為能夠拿到貢品的日子這件事不對。」

「即使只是義理巧克力、也絕對不能缺少感受男女之間酸酸甜甜的情感、這個風雅的心情。…想著只要在情人節把巧克力塞給對方、在白色情人節就能強迫對方回禮的思考方式,實在不能說是優雅。」

「…嗚、……嗚嗚嗚嗚…。」


 同時被瓦爾基莉亞和羅諾威兩人一起訓話、就算是貝阿朵也是無話可回。
 只是、她好像還是有哪裡無法認同、一直咬著下唇。熾熱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

「……老實的說出來吧。其實妳很寂寞吧?」


「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妾身也想在白色情人節收到禮物~~~!可是都只有七姐妹們太狡猾太狡猾了!路西法都能從戰人那拿到紅茶、妾身卻什麼都沒有…、……從今以後也什麼都拿不到、不要、好無聊、……妾身不要這樣~~~、嗚哇哇哇哇哇哇哇~~~~……。」

 貝阿朵邊哭邊把臉埋在瓦爾基莉亞的裙子裡。

 看到她那副樣子、瓦爾基莉亞和羅諾威對看了一下、不禁一同嘆起氣來。


「聽好了、貝阿朵莉切。如果妳真的希望戰人君在白色情人節回禮給妳的話、那當初在情人節時就應該送給戰人君滿懷心意的巧克力。就算做的很差也無所謂。如果還是不行的話那就去店裡好好煩惱哪一種巧克力比較適合他那也可以。總而言之、希望他收到會高興的心意是必要的。」

「這樣做的話、戰人也會在白色情人節、回禮給妾身……?」

「如果妳的心意有好好傳達出去的話、一定。」

「手工巧克力也是、從像適合我這種專家級的食譜、到裝酷擺笑、超sweets(笑)的小姐也能看起來很專業、從不下廚的初學者也會作的食譜也有非常多種。在巧克力中注入自己的心意並非難事。」

「………明年的情人節…、妾身如果親手作巧克力的話、……戰人的心情也會變好嗎?要等到明年嗎…?到明年之前、戰人都會一直用那種冰冷的眼神看妾身嗎…?……妾身不要這樣……。」
 唉地一聲、瓦爾基莉亞苦笑著嘆了口氣。
 不過、總算變坦率了。貝阿朵只要肯花時間慢慢解開心結的話、其實是個很單純的孩子。


「那麼、貝阿朵莉切。這樣吧。……用我持有的最大秘術、讓時間回到情人節的前一天吧。」

「……耶、…耶耶?!那、那麼了不起的魔法、真、真的有嗎?!」

「時間回溯嗎…。……沒想到夫人能使用那種大秘術。…不不、應該說正是夫人才能使用吧。即使到了今日、您還是讓我非常吃驚…。」
 連大惡魔也不禁讚嘆的大秘術。時間回溯。
 只要藉由那個魔法、貝阿朵就能回到情人節前一天、這次一定要自己做巧克力、送給戰人當禮物…。


「這並不是能夠無限次使用的法術。要使用那個。請不要放掉這個機會喔…?」
「嗚、……嗯。妾身知道…。」

--------------------------------------------------------------------------------

「從現在開始妳會追溯時間、不過時間的激流隨時都會反撲。只要妳有稍微的大意、法術馬上就會被破解了。要注意喔。」

「知、知道了。不會大意的。」

「秘術雖然是由我使用、不過能夠維持法術的魔力只有存在於過去的妳才能供給。也就是說妳也需要實行和大秘術同等的集中力才行。」

「了解。然後、師父大人所說的集中力是?」

「不要懷疑。只要懷疑這裡是過去的世界的話、法術立即就會失效。這是魔法的基本。如果不相信的話、無論什麼魔法都不會成功。」

「了、……了解。」

「那麼去吧、貝阿朵莉切。回到情人節的前一天。這次請一定要認真、而且坦率的表達自己的心意喔?」

瓦爾基莉亞”啪”的彈了手指、貝阿朵被變成黃金蝶的蝶群、移送往廚房……。
瓦爾基莉亞和羅諾威則目送著這一幕……。


「只是、沒想到會是時間回溯……。您還真是用了相當費事的秘術呢。」

「……欸欸、相當費事的秘術。這個秘術只有術者一人實在是非常非常難以完全掌控。」

「我非常了解。請讓我盡微薄之力。」

「記得向所有相關人員套好今天是情人節的前一天。月曆和報紙、還有電視也要注意喔?」

「欸欸、我明白了、夫人。請將此事交給我…!」

「妳們也都聽到了吧?」

「「「「「「「是的、前代大人!!」」」」」」」


 如此這般。
 所有相關人士全都暗中說好了今天是情人節的前夕。
 不知道的只有貝阿朵而已。


  在廚房裡醒來的貝阿朵馬上就開始尋找食譜。
 然後彷彿巧合一般!有不少本食譜上黏著「簡單」這兩個字的便籤、裡面介紹初學者也作得出來的巧克力。(當然這也是羅諾威事先準備的)


「……對拿出實力的妾身而言這種簡單的東西是不行的!就讓汝看看妾身只要想做還是做的到的!」

--------------------------------------------------------------------------------

…於是、擅自拿出滿滿的幹勁、貝阿朵完全無視好不容易貼在那的便籤、開始挑戰外表華美的超高難度食譜…。


「不管怎麼說、既然連羅諾威都作得出來話那使役羅諾威的妾身就沒有做不出來的道理!!所有人都給我好好後悔讓妾身認真起來這件事吧!哈哈哈哈哈哈!」

 ……唉呀唉呀。使用魔法三面鏡看著貝阿朵一舉一動的瓦爾基莉亞一行、不禁嘆出今天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的氣…。


   然後過了半天、……連續發生了多起能夠給予料理界巨大衝擊、媲美電影場景般的壯觀事件。
 僅僅是溶解個巧克力大釜就出現破裂的狀態。巧克力焦掉、破掉、化成粉末狀還算是可愛的了。
 真要舉例說明的話、就是巧克力長出了腳在廚房裡亂跑、長出了翅膀到處飛來飛去的感覺。最後是以貝阿朵製作巧克力的道具中甚至還追加了捕蟲網作結。
 這不管用那個角度來看都已經不能說是在做巧克力了…。
 不過、是因為不斷失敗而造成廚房裡濺滿了巧克力的關係嗎、甜甜的巧克力香味不斷的提醒她想要作的到底什麼東西。


「費了那麼大的心血作巧克力、妾身也真是充滿了心意哪。要是收了巧克力、這臭戰人在白色情人節要回禮可就頭痛了。嘻嘻嘻…!」

 邊笑邊攪拌鍋內巧克力的貝阿朵腦中、浮現了師父大人所說的話。

”千萬不可以把白色情人節誤解成拿貢品等等的日子喔。”

  ……啊、沒錯沒錯。這不是師父大人的秘術所給予的大好機會嗎。
 現在不能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說不定光是這樣想就會害法術失效。
 貝阿朵抬頭看著眼前訴說著情人節前夕的月曆、想像了下回到原本日子的樣子、甩了甩頭、再次專注在回火(註4)上…。


註4:回火(tempering)。也稱為調溫,製作高品質巧克力時不可或缺的步驟。

「……哎呀、這還真是香哪。沒想到貝阿朵會挑戰作甜點呀。是快要到世界末日了嗎。」

「這聲音…!噶普嗎。」


 冰箱門“喀擦”一聲地打開、噶普從中出現。
 當然她並不是潛伏在冰箱裡。而是使用了瞬間移動、從冰箱門出現。

--------------------------------------------------------------------------------

突然出現在朋友眼前是失禮的行為。所以盡可能的會經過門出現這件事、好像是她小小美學的樣子。

「我是不是在奇怪的時間來玩了哪。妳很忙嗎?」

「無所謂。剛好來了個可以試味道的活祭品。」

「……如果妳肯跟我說明一下做個巧克力是怎樣才能把廚房搞成這副慘狀的過程的話我就考慮一下…。」
 就算強如噶普、看到這副杯盤狼藉的場面也是啞口無言。
 不對、比起這個、為什麼貝阿朵會在作這種事讓她更加在意。

「吶、貝阿朵。……為什麼妳要作巧克力啊?」

「當然是因為情人節啊。要為明天的情人節做準備嘛、」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喔?」

「…………。」

 ……貝阿朵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噶普雖然察覺不到這稍稍凍結的空氣、但也發覺到似乎是有什麼內情的樣子。
 只是現在不管說什麼都已經是馬後砲了。

「……抱歉。我是不是說了什麼多餘的話哪…?………看妳好像很忙的樣子呢。我今天就先失陪囉。…再見。」

 貝阿朵沒有回答。
 噶普在地板上開了個黑色的移動門、半句話也沒說地跳進去消失了。
 …然後、留下了好像時間被停止了一樣、發呆的貝阿朵…。
 ………果然、……就想說會不會這樣、……也是有這麼想過…。
 因為讓時間回溯的大魔法、…就算是師父大人再神、也不可能說光彈個手指就能變得出來……。

「……嗚………、嗚……。」

  感到一陣鼻酸。
 一滴淚滴進溶解了巧克力的碗裡。
 ……總覺得、好像笨蛋、……實在是笨到無可救藥的境界了……。
 不知道是要向誰發火才好。…但是、接受這種幼稚謊言的自己比誰都還要愚蠢、……自己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悔恨不已…。

--------------------------------------------------------------------------------

 細心再細心。
 認真再認真。
 謹慎再謹慎。

  …好不容易覺得可以做出比較像巧克力的東西了。
 ……已經無所謂了。悲傷到荒謬的境界。
 這種東西、還不如丟掉。貝阿朵緊抓著碗。
 ……花了數小時、…或者說只花數小時的、…象徵對自己贖罪的碗。
 丟不…、…出去。
 已經、無法再忍住淚水了…。

 情人節也好、白色情人節也好。
 ……妾身、究竟是在期待什麼呢……。
 並不是說什麼戀愛情感。
 只是、………就彷彿、………春暖花開時、空氣逐漸暖活起來那種好天氣的感覺。
 ……那種情感、妾身也想一同感受。
 其實、……禮物什麼的、……怎樣都好……。

「……嗚嗚、……嗚……!如果今天、……真的是、……情人節前夕的話……。……為什麼今天會是……、3月14號呢……?」

 一切都太遲了。
 如果當時……能再有多一點、好好享受情人節和白色情人節這兩天不可思議的日子的心情的話…。

 月曆、…是羅諾威動過手腳吧。在數字上今天確實是變成了2月13日。
 但那也是騙人的。

「如果真的和月曆上的日期一樣、………今天是2月13日的話……。」

「如果不是2月13日的話、那今天到底是幾月幾號啊。」

「戰、……人……。」


 戰人究竟是如何跑進魔女的廚房呢…。
 只是連問都沒有必要,他已經自己說出來了。

--------------------------------------------------------------------------------

「我還想說怎麼會聞到有點像巧克力又不是巧克力的味道、結果跑來一看。我還真是看到奇怪的東西了啊。該不會像妳這種魔女還會特別為了明天特地親手做巧克力吧?」

「……………。」

「……妳是打算給誰啊。嘛、總之希望不要是我喔…。」

 ……戰人的演技、實在是有點差。
 如果他演技能再好一點的話。或許能多少治好貝阿朵受傷的心。
 然而、已經被發現是演技這件事、卻反而只是讓貝阿露出朵苦笑而已…。
 …妾身是知道的。
 是師父大人和羅諾威跟戰人說了我那丟臉的事情、請戰人協助的吧。
 丟臉……。太丟臉了……。
 身為天下的大魔女、黃金的貝阿朵莉切、……這實在太丟臉了……。


「…………、………誒……」
 …戰人本人也承認、自己的演技好像太差了點。
 果然、這種單純的謊言和演技、是不可能一直騙下去的…。
 戰人發現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不要多嘴說些虛假的話、什麼都不說反而還比較不會傷害到貝阿朵。


 夠了、快點結束這個鬧劇吧。貝阿朵發覺能夠結束這個緊張氣氛的、只有自己而已。
 …只要和平常一樣、用沒品的笑聲去大罵戰人一頓、一切就會恢復正常了。……或者、是像原來一樣、變回亂七八糟的樣子。

 這時、………最後一次、想起了師父大人所說的話…。

” 不要懷疑。只要懷疑這裡是過去的世界的話、法術立即就會失效。這是魔法的基本。如果不相信的話、無論什麼魔法都不會成功”

「……對、……啊……。……嗚……。」

 妾身、……不是什麼大魔法都能使用自如的大魔女嗎…。
 如果是魔女的話、………那就得使用魔法、……給人看才行……。

「嗯
、……嗯…」

「……咦?」

--------------------------------------------------------------------------------

「沒錯、你滿清楚嘛。為了明天的情人節、妾身在作巧克力。」

 臉上明明就佈滿了眼淚和鼻水、………但是就好像一直附著在身上的東西消失了一樣、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笑臉。

「如果收到妾身親手做的巧克力、……那個人鐵定會很吃驚!」

「是啊、一定會很驚訝。真不知裡面放了什麼東西。八成會怕到不敢吃下去吧。」

「真失禮。這可是如假包換、普普通通的情人節巧克力!情人節不是一年一度、男人可以無條件從女性那裡拿到巧克力的奇怪祭典嗎。那個祭典、妾身也打算參一腳。」

「嘿ー。就只在這種時候裝的像女孩子一樣。」

 真是不可思議。越說越覺得、……戰人的話不像是在說謊了。
 而且、……不禁開始有今天真的是2月13日的想法…。

「如果收到這種巧克力的話、那個男的、會在白色情人節回禮嗎…。」

「會吧。一定。」

「…那個人可是用紅色真實說了不會在白色情人節回禮喔…?所以大概是沒辦法吧…。」

「不對。…可以的。」

「怎麼做。」

「這嘛、就用藍色真實說吧。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白色情人節是在情人節後一個月。也就是說、明天收到妳情人節巧克力的男人、在明天之後的一個月後回禮的話、就算是有回禮。”


「是明天吧?情人節。」

「嗚、……嗯。」

「那麼就算是有回禮也會是在一個月之後。不過、只要一個月後不是白色情人節的話,那個人就可以不和紅字衝突給妳回禮了。就這麼回事。」

「……哼、還是老樣子這個歪理男…。你、你看!都是因為跟你聊太久了!回火又失敗了!又要重頭從融巧克力開始了!你也給我來幫忙、妾身的手已經酸到不行了!」

「少、少說大話了。叫我幫忙?……嘖、算了今天就稍微陪妳一下。」

--------------------------------------------------------------------------------

 啪噹。
 想說是什麼聲音、往發出聲音的方向一看、冰箱在那裏。
 那麼、剛才的是冰箱門關上的聲音……?


「怎、……怎麼了。臉突然這麼紅。我是幹了什麼蠢事嗎。」
「什、什麼都沒有!快、快點把水燒開、把巧克力融一融!啊ー太麻煩了、乾脆把巧克力塗在你身上直接放進烤箱裡算了!」


<完>

創作者介紹

トオイソラ(已搬家)

寸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LED
  • ..........龍7是去死去死團的成員嗎?
  • 這嘛...誰知道呢?
    不過貝阿朵是去死去死團應該沒錯?

    寸音 於 2009/10/23 17:47 回覆

  • L
  • 嘛~師傅說話時
    怎麼讓我想到艾莉西亞(ARIA)

    其實看完後好有樂趣XD

    看完整篇後
    最後冰箱那是怎麼回事啊?
  • 艾莉西亞嗎....不過艾莉西亞的配音(大原)其實是配貝阿朵(炸)
    謝謝支持喔XDD
    冰箱嘛....只能說貝阿朵傲嬌模式啟動(大笑)

    寸音 於 2009/10/26 18: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