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4/16音樂變更まほBGM 誇りをかけて

それでも、無駄ではなかったと、信じで欲しかった

2013/5/19 10萬

 包含到EP4為止的捏它

 請還沒跑完原作的人先去跑完原作~



~說在前面~
此篇是2009年2月8日在Butterfly Kiss頒布的小冊子終追加的Tips
原篇名為「七姉妹のバレンタイン」
之前翻白色情人節時才發現有這篇,所以不是先翻這篇而是先翻白色情人節
和上篇一樣不保證100%的正確,不過這篇應該可以保證到98%....(被打)
有請前輩們多多指教(敬禮)
不過翻這篇我也玩得很開心就是了(炸)
本文也發於巴哈姆特海貓版

碎碎念:下禮拜要期中考,不過還是不要命的丟出來了
不然都被人說在富姦(炸)

那麼接下來進入本文...



七姐妹的情人節

   惡魔的廚房裡必有大釜、這幾乎可算是傳統決定的了。
 其尺寸比一般家庭裡的浴池還要大、
  ・・・・・・畢竟是為了烹煮人類而作的所以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
 裡面是什麼帶有危險氣息的料理嗎・・・?或是說是低級興趣的拷問呢・・・?
 在大釜中滿溢的熱水中浮著一個碗,裡面有著數種被切碎、看起來很好吃的巧克力・・・。

 此時沐浴在鎂光燈下、頭戴廚師帽的羅諾威登場了。

「好了、電視機前的先生小姐、請問準備就緒了嗎?充分的將巧克力加熱融化後、請放入事前準備的冷水碗中好好冷卻。同時請充分地攪拌再攪拌。一不小心的話可是會從邊上開始凝固的喔。像是為了不要讓一度溶解的男人心冷卻、請充分地好好攪拌讓它徹底融化吧。」

・・・・・・像這種、這個季節已成慣例的手工巧克力講座、羅諾威其實相當樂在其中。

「以上回火就此完成。那麼接下來就把巧克力擠成可以一口吃下去的圓形吧。請看、非常完美對吧。就好像巧克力餅乾一樣呢。」
 羅諾威用十分熟稔的動作、或者說實在是優雅過頭的動作,畫出了一個一個的巧克力章。

「那麼再來、就請用各式各樣的裝飾做出只有您才能做到的原創作品吧。我個人是推薦使用基本中的基本、堅果類的裝飾。像杏仁、開心果、腰果到核桃以及茶葉等也都是很不錯的材料。如果是惡魔的特別食譜的話個人推薦使用曼陀羅的種子和大花曼陀羅的花瓣來做裝飾。吃下去後說不定可以意外地聽到意中人真正喜歡的人的名字喔?情人節即是少女的夢之祭典・・・!希望這一天能夠成為您一生中最棒最重要的紀念日、我羅諾威發自心中誠摯地為各位祈禱。嗯~哼、哼、哼!」


曼陀羅的種子和大花曼陀羅的花對人體皆有毒。請勿食用!(作者註)

「當然當然。因為這次是要給人類吃的、毒草什麼的就先作罷吧。接下來只要放進冰箱中冷卻就完成了。來、各位太太們、拍手拍手。嗯~哼、哼!」 

 廚房中的妖精們邊拍手邊「哇ー哇ー」地為羅諾威喝采。以極其優雅的動作予以回禮、羅諾威的情人節講座就這麼告一段落。

 羅諾威將巧克力放進了非常精美的盒子裡。因為那是要獻給他的主人、貝阿朵莉切的東西。

「像情人節巧克力這種東西如果小姐也能親手作就好了。有時愚拙的巧克力反而更能抓住男士的心呢。」

 即使去掉貝阿朵的分、巧克力還是剩很多。
 羅諾威拍了拍手、”啪啪”的拍手聲在廚房中響起。

--------------------------------------------------------------------------------

「已經可以出來了喔。在我調理期間消去氣息著實十分感謝。為感謝各位這份體貼的心、這些也分給諸位吧。」

「呀啊啊啊!羅諾威大人您心胸實在太寬大了~!」
 最先現出身影的是貝爾賽布布。從剛剛拿來隔水加熱的大釜中”咚”地出現了。

 只要有一個人跑出來、其他的姐妹們就算想躲也沒辦法。
 七姐妹一個一個從冰箱啊鍋子啊等等角落伸出手腳,出現了。

「非、非常抱歉、羅諾威大人・・・。雖然說是不小心但竟然在做偷窺這種不良舉動・・・。」

「不不、沒有關係。各位七姊妹也都是少女。既然是少女在情人節就沒有不動心的道理!各位會充滿興趣也是正常的。」


「羅諾威大人~、請問可以吃嗎?我想要快點吃、現在馬上吃!」

「真是、貝爾賽妳就不能稍微像大人一點嗎!?沒聽過太糾纏不休反而會惹人厭嗎!」
 撒旦對著興奮不已的貝爾賽就是一頓罵。煉獄七姐妹今天也和往常一樣熱鬧。
 
「諸位請且慢。我確實是說要把巧克力分給各位、但可以吃這件事我可是連半個字都沒有說喔。」
「耶、耶耶耶耶耶~~~~・・・!!怎、怎麼這樣・・・。竟然有只能看不能吃的巧克力、這樣實在是太過分了、是拷問!」


「・・・以後要處罰貝爾賽時就用這個方法好了。・・・各位、請聽清楚了。這是情人節巧克力喔?是女性為了要贈與異性巧克力、這美妙的一天而準備的巧克力。」
「原、原來如此。・・・也就是說、要我們把這些巧克力發配給男性?」

「這就不對了路西法。不是發配。而是要請各位把這巧克力當成禮物送給諸位中意的異性。這不是難得的情人節嗎。在本篇的世界裡淨是殺來殺去這種危險的事情!這難道不是千載難逢的幕後餘興節目嗎。請諸位偶爾也該像年輕少女一樣去感受一下男女間酸酸甜甜的情感。這是我給各位禮物喔。」

「「「「「「吵鬧吵鬧、七嘴八舌!」」」」」」」

 
  七姐妹對這意外的超展開給嚇到了。
 在異性身上插樁就算了、沒想到這會兒竟然要送巧克力・・・。

「呀啊~、太棒了~~!真是感激不盡羅諾威大人~!要把巧克力給誰呢!」
 對於戀愛話題最敏感的阿斯磨德烏絲已經是高興到滿臉通紅、發出”呀ー呀ー”的聲音。

「很好很好。阿斯磨是最率直的呢。真是個乖孩子。來、各位。一人一個。若是沒有在意的異性的話那給同性也無妨。總而言之、請每個人一定都要把巧克力送出去。如果沒有送的話・・・・・・・・・。」
「沒送的話・・・・・・・・・?」

 路西法驚恐萬分地問・・・。然而羅諾威只是面帶微笑不作答。這種時候的羅諾威反而更恐怖。
 要是繼續在那五四三的話說不定等一下就會被重罰。還是趁他還面帶微笑的時候答應比較保險。

 於是就這樣、七姐妹的情人節變成是要以義務去實行・・・。

「・・・那、就這麼回事。希望各位身為七姐妹的一員能各自完美達成本任務。以上、解散!」
「「「「「「是、姊姊!!」」」」」」

路西法一下達解散命令七姐妹們便一起成為樁爆開,撞擊著煎鍋和鍋子發出吵人的聲響一個一個飛出了廚房。

 好了、煉獄七姐妹究竟是要把巧克力給誰呢・・・?
 不管怎麼說、雖然平常把樁插進別人身體裡、或是在別人身上弄出幾個洞等等危險滿點的事情是她們的專利特權。不過送巧克力這種事她們可從來沒有經驗過。
 就算是叫她們送給別人,也沒那麼簡單就想得到要送給誰。

 不過平常腦中就充滿戀愛八卦的阿斯磨似乎已經決定送巧克力的對象了。

「咦、什麼什麼、妳已經決定要給誰了?!誰、是誰!」
「嗚呼呼呼呼~♪那還用說~!當然是那位EP4登場的完美白馬王子!天草十三先生囉~!」

「・・・啊、是天草啊。啊ー・・・、原來如此、這倒沒想到・・・。」
「討厭啦、姊姊!新登場的男性角色不全部確認怎麼行~。不是很完美嗎、十三先生♪ 長相英俊、帶有禁慾主義的粗野感但又不淪為庸俗。啊啊~頭香就由我收下了~!!」

話還沒說完阿斯磨便化成樁飛了出去。
好奇她會用何種方式送巧克力、其他姊妹也跟了上去。

「天草先生!來、這是情人節巧克力!請您收下!」
・・・一下就是直球、・・・不對、這應該稱作從正面發動強襲比較正確。

「那、那孩子還真有勇氣哪・・・。通常這不是應該語無倫次或是拐彎抹角地送嗎?!」

--------------------------------------------------------------------------------

「話說追男人好像是先下手為強的樣子…。現在那種躲在樹蔭旁的狙擊型戀愛好像不流行了…。」
「就算是這樣那孩子也太沒有羞恥心了吧?!竟然就直接面對面毫不害羞地就送了! 最近的孩子實在是・・・。」
 姊姊們在暗地裡數落著阿斯磨。

 天草完全沒有一點害羞的樣子、滿臉笑容收下了巧克力。
 …那種一副是已經收習慣的嘴臉就男性來說是會看的火大、但就女性來說卻是足夠達到小鹿亂撞等級的帥氣。


「Thanks、可愛的小姐。這是妳親手作的嗎?」
「是的、沒錯、為了天草先生我親手作的~!」

「那、那傢伙、竟然臉不紅氣不喘地撒謊…!」
「反正天草沒辦法驗證那巧克力到底是不是手工的!是惡魔的証明喔!」
「不過這個欠罵的阿斯磨一副已經很習慣的樣子…。平常絕對在腦中演練很多次了沒有錯。」

「我們還在這做什麼啊!已經被最小的妹妹搶先了喔?!不覺得可恥嗎?!」

 不愧被稱為色慾的阿斯磨。她已經完全習得戀愛遊戲的王道展開法了。
 兩人感情融洽地肩並肩坐在一起解開巧克力的包裝、享用著羅諾威特製的巧克力。

「來、天草先生!啊~~~♪」
「啊ーーー嗯」
 瞬間就建築出有如深情愛侶的兩人世界。色欲的阿斯磨、真令人不寒而慄!

「她、她還真厲害哪…。我第一次因阿斯磨而感到戰慄…。」
「真ー好ー、看起來好好吃哪。為什麼非送人不可哪?我想要自己吃ー掉!」
 老樣子、比起送人更想自己吃掉巧克力的、暴食的貝露賽布布。
 不過天草的下句話卻讓她的耳朵有如貓般的豎了起來。

「這味道真是太棒了、小姐。這下子我在白色情人節也得給妳不輸給這巧克力的回禮哪。」
「哇、哇、哇、這是真的嗎、天草先生!!呀ー、我會滿心期待等著的ー、呀~!!」
 阿斯磨為了這個約定高興地跳上跳下。另一邊的貝露賽也為了別的原因興奮地跳了起來。

「原、…原來如此、只要把巧克力當成禮物送出去在白色情人節就可以拿到三倍回禮!這就是所謂的一本萬利大作戰對吧!只要現在忍住不吃巧克力在白色情人節就可以拿到比現在更好的回禮!我貝露賽可不是傻瓜、為了接下來的大量回禮區區一個月我就忍給你看!」

--------------------------------------------------------------------------------

 貝露賽把情人節和白色情人節放在天秤的兩端、最後判斷是忍了現在的巧克力之後反而可以得到更多。

 既然計畫好了那就要快點行動。簡單來說、就是希望從「誰」那裡拿到白色情人節的回禮。要思考送巧克力的對像實在太簡單了。
 即是、能在白色情人節「作出」最美味回禮的人。

「啊、…嗄。我、是要、給我嗎…。」
「欸欸、沒錯、鄉田先生。這是我邊想著您邊作出的最完美的巧克力。請您務必要品嘗看看~!」

 不出所料對方果然是鄉田…。這個勢利眼的傢伙…、姐妹們發起了牢騷。
 不過和天草不同、鄉田好像沒有什麼收過情人節巧克力的經驗。
  所以和一般健全的男子一樣非常緊張。

「哎呀、哈哈哈…。沒想到都這把年紀了竟然還能從這麼年輕的小姐手上拿到看起來如此美味的巧克力…。還、還真有點害羞呢、哈哈哈哈哈哈……。」
「來、請吃吃看吃吃看!然後白色情人節請回三倍禮!呀呀呀♪」
 鄉田滿臉通紅地咬了口巧克力。
 …只是、臉色卻逐漸從通紅變回正常。……啊勒、不好吃嗎…?

「…請、請問。這不合您的胃口嗎…?」
「小姐…。您剛剛是說這巧克力是您親手作的對吧…?」
「咦、…欸欸、沒有錯。這是我作的ー!」
 貝露賽厚顏無恥地撒謊、鄉田則馬上站了起來。…臉上的並不是喜悅的神情。

「…非常感謝妳、小姐。看來我鄉田似乎是在溫室中待的太久了點。……沒想到竟然會有此等手藝、…這已經是對我的挑戰了、是這樣吧、小姐!伮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如此年輕的少女竟然能作出如此美妙的巧克力!從現在開始到白色情人節的這一個月! 現在馬上動身前往比利時修行!!我鄉田只有在味道上絕對不能輸輸輸~~~喔喔喔喔喔喔喔~~!!」
 貝露賽雖然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總之接下來的白色情人節是非常值得期待錯不了了…。

「原來如此。嘛、大概知道訣竅了。再等下去好像也沒什麼用、我也大大方方地去送吧。」
「咦、什麼、馬蒙…!妳已經決定好要給誰了嗎…?!」
馬蒙沒有回答、而是化成了樁飛了出去。喀啷喀啷喀啷!

--------------------------------------------------------------------------------

「嗚溜ー!是巧克力ー!!」
「不是只有你的、也要分給緣壽大人喔 、哎呀、緣壽大人呢?」
「嗚溜、說要給戰人和天草巧克力、去銀座買東西。」
「啊ー、緣壽大人確實是比起自己動手作還不如直接用錢解決比較快的人。那麼、應該不用等太久吧。」

「緣壽一定沒有想到會有巧克力在等自己、一定會很吃驚!給緣壽一個大驚喜!」
「好主意呢。等會兒也把馬里亞卿也叫來吧。我記得應該沒人規定情人節女生不能吃巧克力。」
「嗚溜ー!想快點吃、馬蒙的巧克力、好想快點吃、嗚溜~!」
「呵呵。想要偷吃一個嗎?」
「想偷吃ー!」

「呵呵呵、害我也想偷吃了・・・。啊啊~嗯、櫻太郎、我忍不住了ー、讓我蹭蹭~♪」
「嗚溜?!嗚ー!住手啦馬蒙~~、嗚Q~、嗚溜~!」
「我蹭我蹭!我蹭我蹭~!!哈、吶吶、我可以咬耳朵嗎・・・?」
「不行不行不行啦、嗚溜~~~~~ッ!」

「馬蒙這傢伙、她的方法也挺不賴的嘛・・・!」
「說些溫馨和平的對話、然後若無其事地趁機獨佔櫻太郎、櫻太郎明明是我們所有人的共有物的說!」

「下一個是誰?怎麼覺得好像從最小的開始輪的感覺。」
「・・・那麼、接下來就換我吧。」
「貝露菲、你有目標了嗎?」
「意中人是沒有、但如果是有過緣份的人的話、有。」
「啊ー、我懂了。」

  貝露菲格露飛了出去。說到和她有緣的人那一定就是留弗夫了。
 兩人在EP3曾一對一單挑過。對於喜歡這種古式作戰的她而言大概是段相當難忘的回憶。

「雖然不知道送給有妻小的人公不公平。不過作為宿敵的証明、這個送你。」
「呼~、我可完全沒想到會從小姐妳的手上拿到巧克力喔。謝啦。如何、在那之後一切順利嗎。」
「嗯、嗯嗯、嘛、和平常一樣。」
「我說妳啊明明是惡魔但是卻太注重禮節了。・・・・・・我啊、那種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我可是看到都厭煩了。在不為人知的背後一定很辛苦吧、我只擔心這個。」
「・・・・沒、沒什麼好值得擔心的。我是模範家具、在這事上一定以身作則。」

--------------------------------------------------------------------------------

 貝露菲平常不曾被關心過、所以一被留弗夫關心、不由得就困惑了起來。她非常不擅長被親切對待。

「妳也稍微奸詐一點嘛。妳那個樣子比較可愛喔。」
「奸、你說奸詐是什麼意思…。你、你、肩膀太近了…、應該說、菸味好臭…!」

「妳知道嗎、所謂的奸詐啊…?耳朵借一下。我偷偷地告訴妳…。」
「耳、耳朵嗎…?知、知道了…。」
 說把耳朵借他一下、貝露菲也很有禮貌地借出了耳朵。
 ……留弗夫的嘴逐漸朝貝露菲的耳朵靠近、…………。

「嗚哇、…哇、哇、哇、哇~…、男、男人…、呀咿咿咿~!」
「路西姊、不能再看下去了絕對不能!他實在太超過了、明明就有老婆卻還在拈花惹草實在太過分了!……唉呀?雷維姊不見了?!」

 此時、雷維阿坦也站在自己過去的宿敵˙霧江面前。
 原來如此、既然貝露菲都送留弗夫巧克力的話那她給霧江巧克力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
 霧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收到巧克力、露出了苦笑。

「真是、竟然從女孩子手上收到巧克力。…不過謝謝。我很高興喔。」
「因為掌管嫉妒的我在嫉妒上輸給妳了嘛。我一眼就看上妳了。」
「我才不想在這方面被尊敬。唉呀、好漂亮。這是手工的嗎?看起來好好吃。」
「一定很好吃喔。剛才從貝露菲那拿到巧克力的留弗夫都說好吃了。」
「…………咦、什麼?妳說什麼?」

 霧江雖然仍保持笑容、但周圍氣溫已達冰點下又問了一次。
 雷維笑嘻嘻地把留弗夫和貝露菲的事給說了出來。
 像是兩個人並肩坐在一起啦、給了巧克力之後兩人的肩膀又越靠越近啦等等…。

「吶、這樣好嗎、這不是花心嗎?」
「耶ー?呵呵呵、才沒有這種事。留弗夫對我可是相當專情的、才不會花心呢。24×365×2349875663495733…、」
「呀ー、真不愧是我嫉妒的師父大人!再多點再多點再多一點!讓我看看那美妙的嫉妒、呀~♪」

 霧江仍然面帶微笑、身旁飄散著像是乾冰的冷峻氣息、踏著重重的腳步逐漸離去。後面的雷維則歡欣鼓舞(?)地跟在後面。
 這也是非常有掌管嫉妒的雷維阿坦風格的送巧克力法…。

 最後、剩下路西法和撒旦兩個人。即使是在煉獄七姐妹中這兩人也是要面子固執出了名的人。
 就順序上來說、下一個是撒旦。
 雖然一直到剛才都沒能決定要送誰、不過託貝爾菲她們的福她總算是想到了。
 她也拿著巧克力前往過去戰鬥過的對手的所在而去。

--------------------------------------------------------------------------------

「…………我不要」
 嘉音一副在看可疑物品的眼神瞥了一眼巧克力冷冷地說。
 想到其他的姐妹們都非常輕鬆自然的就送出了巧克力卻只有自己遭到拒絕、撒旦顯得很狼狽。

「為、為什麼你就不能誠實一點收下呀!我又沒在裡面放什麼可疑的東西、不過是普通的巧克力、你就收下啦!!」
「我沒有理由收妳的東西。」

 
這是那個、……就是情人節啦。那種事情不是怎樣都無所謂嗎?!不管了快點收下啦!你打算讓女生丟臉嗎?!這個沒用的廢柴!!」
「妳、妳說什麼…!妳是為了愚弄我才來這裡的嗎!」
 像是真沒用啊不可靠啊等等的壞話對嘉音來說是禁句。嘉音的怒氣一下子就升到了最高點。

「給我消失!我才不會從妳那裡拿任何東西!」
「呀、…什、什麼啊、沒必要那麼生氣吧?!收了巧克力我就會走了啦…!快點拿去!!我也不想做這種事啊!」

 其他的姐妹們明明都可以做到、但只有自己無法順利進行、撒旦感到非常困惑。真想快點把巧克力塞過去離開這裡、撒旦滿臉通紅地咬著下巴。
 …而嘉音本人也完全不懂為什麼自己非得收下什麼巧克力不可。
 此時傳來了朱志香充滿精神的聲音…。

「嘉音~、在嗎~?那、那個、現在、有、有空嗎!……咦喔哇!妳、妳是、煉獄七姐妹的!」
 為了給嘉音特別帶來的可愛盒子”咚”的一聲掉到了地上、朱志香兩手插進了口袋。抽出手來馬上就擺出戰鬥姿態,雙手閃耀著鐵指虎的光芒!

「為、為什麼只有我做不好…!其她妹妹們明明都很順利…!!」
「少管嘉音的事!給我到別的地方去、魔女的臭家具!妳一個人根本不是我和嘉音的對手!」
「這、這傢伙…!在EP4突然戰鬥力大幅上升就這麼囂張…!」

「………給我消失。只有妳一個人的話、就算我一個人上也不會讓妳占便宜。」
「怎、怎麼回事啦、這個…!我、我不過是來送個巧克力而已耶?!今天不是情人節嗎?!為什麼我非得遇到這種事?!為什麼只有我做不好?!大家明明就好好的為什麼只有我!為什麼為什麼、莫名其妙!!嗚嗚嗚嗚嗚…!!」

「妳才莫名其妙吧!反正妳的巧克力裡一定放了什麼可疑的毒。妳想讓嘉音吃那種東西嗎!」

--------------------------------------------------------------------------------

「嗚、……嗚嗚嗚嗚嗚!拜託你快點拿去啦、為什麼我要為了給一個巧克力那麼拼命啊、你打算讓我丟臉到什麼地步才甘心!!這個不知羞恥的笨蛋、給我記住、下次我一定會殺了你!!」

 撒旦直接把巧克力扔到了嘉音身上、滿臉悔恨地化為黃金蝶群消失了。

「………什、…什麼跟什麼啊、那傢伙。」
「別再來第二次了ー!咖嚕嚕嚕嚕ー!」

 嘉音完全摸不著頭緒、朱志香則瞪著撒旦消失的地方碎碎念。
 撒旦扔過來的盒子掉在嘉音的腳邊。
 …正在猶豫要不要撿起來待會兒還回去的時候朱志香已經先撿起來了。

「不行哪、惡魔的巧克力怎麼能吃!裡面絕對加了什麼。這個就由我處理掉!」
「……如果是這點小事的話我可以處理…、」

「不行!!我來處理!嘉音你連盒子都不准碰、咖嚕嚕嚕嚕…!」
 朱志香搶過盒子一副死也不退讓的樣子。
 為什麼朱志香要如此生氣的撿起惡魔的巧克力、嘉音完全搞不懂。

「……可是話說回來。她到底是來幹嘛的。」
「既然是惡魔那一定是引誘人做壞事吧…!啊、對對、比起那種事、嘉音、那個、這、這個…!」
 剛才撒旦的巧克力騷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仍然完全是一頭霧水、嘉音這次被捲進了直呼「人情、這只是人情巧克力」的朱志香的巧克力騷動之中…。

--------------------------------------------------------------------------------

「嗚嗚嗚嗚嗚、嗚、嗚…!」
「欸ー、討厭哪、撒旦姊、真不像話~!」
「連個巧克力都送不出去、真是丟~臉!」
 妹妹們狠狠地嘲弄著撒旦。…凡有失態就得接受徹底的處罰,這是七姐妹的不成文規定。

 看到這幅情景、路西法突然不安了起來。
 路西法雖然表面上可以以長女的身份自居、但是實際上在姐妹們中她其實是最不得要領的,她自己也很清楚。
 如果連撒旦都做不好的話,那自己也不可能會好到哪裡去、不由得害怕了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但是、如果不好好地把巧克力送給某人的話又會挨羅諾威大人的罵!變成那樣的話一定會碰到比撒旦更慘的對待…!

「該、該如何是好…。……有沒有會不出任何差錯乾脆地收下巧克力的男人…。」
 好比說讓治。那傢伙看起來是個好人、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會很乾脆地收下。
 ……啊啊、可是紗音一定會厚顏無恥地跑出來。那傢伙、在這種時候可說是頑固到令人害怕的程度!

「……比起給別人、偷偷處理掉好像比較好…。」
 嗯、大概、這樣就好……。
 趁姐妹們還在欺負撒旦的時候、偷偷地處理掉……。

「路西姊的想法我早就看穿了!!」
「咿!」
 撒旦的懲罰時間已經結束了。
 路西法想要趁一片混亂的時候獨自潛逃這種小事,撒旦還是能夠察覺的。

「路西姊老是對我們頤指氣使,碰到事情時卻總是自己偷偷溜走!聽好了妳們!別讓路西姊跑了!」
「「「是、姊姊!!」」」
 妹妹們一聽到撒旦的號令馬上就團團圍住了跌坐在地上的路西法。

「吶、路西法姊姊。姊姊是要把巧克力給誰呢?姊姊一定會讓我們看到和長女非常匹配、既優雅又美妙、然後充滿濃情蜜意的情人節對吧…?」
 完了、被逮到了……。怎、怎麼辦…、完全想不到要給誰…。……怎麼辦怎麼辦…。

 路西法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臉上的表情完全表達了此時此刻她是多麼想要逃跑。
 妹妹們纏著路西法一直問要給誰、怎麼給。長女則低著頭一臉絕望顫抖著…。

--------------------------------------------------------------------------------

「呦、這不是大腿姊姊們嗎。妳們還是一樣感情這麼好哪。」
「什、……右代宮戰人…!」

「欸欸、沒錯~、我們煉獄七姐妹所有人感情都很好。對不對~、各位~!」
「「「「是ー、感情很~好!」」」」

 路西法趕緊抹去快要流出來的眼淚、裝成一副感情很要好的樣子。

「……那個盒子是什麼?啊啊、原ー來如此、是情人節嘛!嘿嘿、妳們平常盡說些竦動的話、沒想到還是有可愛的地方嘛。」
 戰人發現路西法手上的盒子、咧嘴笑了。
 ……嗚、這說不定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戰人看起來也很好說話、說不定會很乾脆的收下…。

「右、……右代宮、……戰人!」
「嗄?什麼事、大腿姊姊。」
「才、才不是什麼大腿姊姊、我有名字叫路西法…!」
「這可真是抱歉。那麼、那位路西法小姐找我有什麼事?」

「…這、……這、這這、」
 路西法不僅滿臉通紅還在發抖、朝戰人遞出了裝巧克力的盒子。
 就算戰人再怎麼遲鈍、在這麼明顯的狀況下他也非常明白這代表什麼意思。

「……耶?這、……這個、…給我……?」
「…請、……請你收下、拜託你……!」

 路西法無比認真地遞出巧克力。
 真那的是非常非常地拼命。為了不要失態而妹妹們被嘲弄,非常地拼命。
 妹妹們一副幸災樂禍地在一旁看著。然而在戰人的眼中看來就像是無言地在為鼓起勇氣的姊姊加油也不一定。
 戰人露出像是遺傳自父親的笑容、瞇起單眼笑了。

「…………咦、」
「謝啦。今天今日就先休戰不搞什麼剜肉的啦殺人之類的。我就高興地收下了。」
 哦哦哦哦哦哦、妹妹們發出了歡呼聲。只有撒旦嘖了一聲。
 路西法感覺戰人就好像就是救世主一樣,甚至還彷彿看到他後面有著閃耀的光芒照著他。

「這可真好吃哪。是妳作的嗎!」
「嘛、嘛那個、算是吧……。」
「嗯、好吃好吃!謝啦、路西法。妳很有烹飪的天分喔。我覺得妳還是別幹危險的事情、轉行去做普通的新娘修行比較適合喔?」
「……姆、姆…。這是對我們家具的最大侮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
「開玩笑的!謝謝招待!好好期待白色情人節吧、See  you  again!」

 明白再拍馬屁下去也只會造成反效果、於是戰人留下裝模作樣的台詞離去了…。

--------------------------------------------------------------------------------

「呼、…呼呼呼呼呼…!看到了吧!只要我長女露西法出馬、情人節什麼的根本是輕鬆容易!區區人類會在白色情人節回什麼禮還真是令人期待。」
「…真了不起、明明不過是路西姊…。」
「只是運氣好而已、沒想到戰人會剛好出現在那裡ー!」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啊ー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如此一來煉獄七姐妹就算任務達成!這樣就可以得到羅諾威大人的讚賞了。」
「不過當然不包括撒旦姊丟臉的表現哦?」
「那、那也是一種作戰!也是有那種送法的!!」
「嗯~、撒旦姊的方法還真深奧哪。這就是王道傲嬌吧。雖然一點都不嬌。」
「「「哈哈、哈哈!」」」
「做得漂亮、這樣才是煉獄七姊妹!好了、去向羅諾威大人稟報任務完成吧!」
「「「「「「是ー、姊姊!!」」」」」」

 總而言之、託羅諾威的巧克力的福、七姊妹們度過了一個快樂的情人節……。

 七姊妹把所有的始末告訴了在廚房的羅諾威。
「這真是太好了。有了快樂的一天呢。各位已經可以歇息了、今天一天辛苦了。」
「遵命、恕在下先行告退!」
「「「「「「恕我們先行告退、羅諾威大人!」」」」」」

 事實上就算羅諾威沒聽她們的報告,他也知道全部的詳細情況。
 對他而言比起香甜的巧克力、她們為了那個巧克力在這一天中所做的事情還比較甜。

「嗯~哼、哼。嘛、是一年只有一次、酸酸甜甜的日子嘛。偶爾有這種故事不是也挺好的嗎。我把巧克力分出去也算是有代價了。…………咦?你說我漏了人?啊啊、當然不會少了。這個重要角色就恭請吾主貝阿朵莉切小姐來擔任吧。那麼就請把鏡頭轉到那裡。嗯~哼、哼、哼!」

 羅諾威”啪”的彈了手指、故事和舞台轉暗。
 出現了手上拿著禮物盒、東張西望尋找戰人的貝阿朵。

「喔、有了有了!咿呦~、戰人、我在找汝呢ー!情人節快樂~!」
「什麼啊貝阿朵、妳也會為情人節那麼開心喔…。」
 心情好到就像是中了彩卷的貝阿朵、終於找到了戰人。
 手上拿著裝點得非常豪華的禮盒。

「該不會連妳要給我巧克力我吧…。」
「呵、呵、呵,汝可要感到光榮感到名譽、妾身可是要奉送巧克力給汝!要跪下來收也可以喔!」
「妳也會過情人節呀、還真是有夠天兵的魔女哪…。反正裡面一定放了什麼吃下去會不正常的毒吧。」

--------------------------------------------------------------------------------

「沒禮貌。即使是這樣妾身也是個會看情況的魔女。那種、吃了會癡癡傻笑啊♪還有會變很嬌羞♪的薬是有混了點進去喔?不過靠藥品什麼的是邪魔外道、妾身才不會依賴那種東西!」

「…越來越不能信任了…。…嘛妳的心意我就收下了。不過吃不吃是另一回事。」
「吃吧吃吧。這是包含妾身心意的手工巧克力!」
……貝阿朵也是、巧克力明明是羅諾威作的、卻還是面不改色厚顏無恥地說謊。

「這樣啊。既然是手工的那就非得拜見一下了。…拿來吧。讓我見識一下黃金的魔女大人的料理手腕吧。」

 那個貝阿朵竟然親手做巧克力…。
 雖然還是覺得很可疑、不過如果不體諒一下女性親手做巧克力的辛苦的話就不是男人。戰人決定給貝阿朵一個面子。


「呵、呵、呵、呵!快打開吧、好好給我驚訝一下!」
「我看。………咦?這是……。」
「怎樣!看起來很好吃的巧克力吧!是妾身作的喔ー!」
 戰人瞪大了雙眼。因為眼前的巧克力和方才路西法請他吃的是完全一樣的東西。
 我記得那確實是路西法作的???

「喂、給我等一下、貝阿朵。這個巧克力真的是妳做的嗎?
「嗯、沒錯!為了汝充滿心意作的喔!」
「復唱要求。“這個巧克力是貝阿朵莉切親手作的”。」
「嗚耶?!為、…為為、為什麼?!」

「妳看、我猜的沒錯。什麼手工的、少在那邊給我胡說八道、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個是路西法作的對吧?」
「路、路西法?!為什麼會是路西法…???」

「路西法作的巧克力確實很好吃。雖然那傢伙老是在做些危險的事情、不過做出來的巧克力卻意外的好吃。如果能再淑女一點好好做新娘修行的話一定會成為一個好妻子。所以我打算白色情人節要好好回禮給她。但是妳勒?!叫別人幫妳做巧克力、然後還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是自己作的!我才不要妳這種說謊傢伙的巧克力!」

「怎、怎麼這樣~~~~~戰人~~~~~~~……。」

 戰人三步併兩步走掉了。
 只留下滿臉熱淚盈眶、完全搞不懂謊言為什麼會被揭穿的貝阿朵。
 唯一知道的是、雖然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會被發現絕對和露西法脫不了關係。

--------------------------------------------------------------------------------

「路、路路、路西法啊啊啊啊~~、不過是妾身的家具……、竟敢跟戰人告密~~~~~!!應該說她竟然敢做把羅諾威作的巧克力說成是自己作的這種不像話的事情~!要處罰要懲罰要拷問問問問問~~!!」

 說謊魔女的情人節、就這麼落幕了……。

 此刻、路西法因為聽到戰人說白色情人節要回禮給她的事、突然覺得情人節似乎也是個不錯的日子、一個人偷偷地高興了起來……。

 劇終、嗯~哼、哼、哼。

 <完>

寸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冰
  • 某冰很喜歡大大翻譯的這兩篇文章呢!請問可以讓某冰轉貼嗎?
    當然會註明出處以及作者的!!
    感恩唷!!˙ˇ˙
  • 可以~有標出處的話就可以
    請問大大是要轉貼到哪裡呢?

    寸音 於 2009/11/13 19:29 回覆

  • 冰
  • 轉貼到某冰的網誌裡面耶!!@@
    大大真的翻譯的很不錯呢!!^____________^
    某冰也留下網誌的網址了~
    大大可以檢查一下唷!!XDDDDD
    也請大大繼續加油,可以讓我們不懂日文的同好更享受海貓的世界!!!
    再次謝謝大大唷!!
    ^____________^
  • 看到了喔~謝謝XD
    改天再去踩一踩留腳印!
    翻譯...我也還在摸索中呢 ̄▽ ̄
    看到有愛的(以及在能力範圍內的)我就會去試試看
    畢竟搞翻譯有時還比想更新簡單(喂)

    寸音 於 2009/11/18 13: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