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4/16音樂變更まほBGM 誇りをかけて

それでも、無駄ではなかったと、信じで欲しかった

2013/5/19 10萬

8464134.jpg 

有關於『城市』的休假,我想至今為止的書裡我說了不少。
今天就稍微改變一下話題,來說說人類的休假吧。
人類休息理所當然就是指為了讓身體休息。
但是,實際上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正是因為有休假,所以才會特地遠行、玩到精疲力竭、沉迷於讓你無法自拔的興趣裡,像這種比平常更耗體力的事情是常有的。
你也這麼覺得吧?
                                                   -九十九屋真一-



啊~4月是期中考月啊……其實我下禮拜也要期中考…但是我還不要命在這捏他…
真是病了(知道就好)
前陣子休息太久了……= =
我怕我拖太久沒把這篇打出來會被人家拖去打…所以還是先來捏他=3=
其實我應該先來統計一下我3月看了多少書之類的…(默)

嗯,既然點進來了就知道這個是捏他了吧?
1.有錯我也不負責=3=我不是萬能的啊…
2. 藍字為原文

第7集是在第6集事件發生後的隔天
有關『池袋』這個城市裡,各式各樣的人們的休假
每一篇都是獨立的一篇,但是在其中又有些許關連
那麼來看看他們的休假吧,這也許是,最後的休假也不一定。

非日常α

繼上一集在路上被刺,於是入院的臨也
他的名字於早上被大王電視台報導出來,向護士確認這件事則是晚上9點左右
如果是動作快的人的話,差不多也該找上門來了
臨也不睡覺在「等待」。他平常就招了許多怨恨
既然自己的名字都被報出來了
那麼------不管什麼時候有人想要來這裡殺了他,都不奇怪
讓小靜和粟楠會對立的人、讓俄羅斯2人組去攻擊杏里的人、利用小茜去攻擊小靜的人,全部都是他,折原臨也。
如果是小靜的話,就算是一路跑過來也不無可能
杏里也有可能,趁這機會說不定真的能讓「罪歌」去『愛他』
其他人也有可能。
正臣、波江、俄羅斯2人組、粟楠會的人….當然也有可能沒有任何人來
不管是誰來,對他來說都是值得高興的事
但是----凌晨3點,出現在他面前的人,是他完全預料不到的一個女人。

「你、是誰?」

日常A

波江做了晚餐,結果臨也沒回來
然後看到了有關臨也被刺的消息,情報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隨時行蹤不明,身為情報販子,本來就很容易與人結怨
身為臨也秘書的波江很明白現在他的名字被全國的電視台報出來是多麼危險的事

不過,她只思考了一下便乾脆的把雇主處於有生命危險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去
帶著恍惚的表情開始想起了矢霧誠二----她所愛的人,同時也是她的親弟弟

張間美香和矢霧誠二在約會,看來今天是要去看電影…

到了中午,在某間飲料店裡折原雙子在和某位女人說話
折原雙子把她們所偷看到的、有關誠二和美香在約會的一舉一動全部告訴那個女人,也就是矢霧波江聽
波江聽完後給了折原雙子一張提款卡,裡面竟然放了30萬日幣啊~~~
波江說她只是把臨也給她的時薪也同樣換算給雙子而已
我說臨也你是沒雇用過人所以給波江那麼高薪嗎…應該說你也太有錢…
最後波江問了雙子一個問題,結果聽完雙子回答的波江瞬間就把杯子的把手給捏爆了…(抖)
她問的問題是誠二平常是怎麼樣叫美香的
雙子的回答是說他們兩人記念交往一年,所以是「直接叫名字」

「就連我…也從來沒有直接…被誠二叫過名子…」

看完電影『卡米拉才藏』後,誠二和美香打算去吃壽司
途中遇到了帝人,兩人感覺帝人有點怪怪的
平常絕口不提DOLLARS的他今天竟然主動說出DOLLARS的名字

而同時…波江帶著強烈的殺氣暗地裡看著張間美香的一舉一動…

兩人到了俄羅斯壽司後看到了一位女性服務生---ヴァローナ(瓦蘿娜)
之後突然有人打電話給美香,美香後來跟誠二說朋友有急事於是就跑掉了

15分鐘後美香來到某間倉庫
而等著她的人是,波江。
波江以要把頭給美香的條件做為誘餌引美香出來(美香雖然知道是陷阱但還是赴約)
但其實是打算把美香那張臉給毀掉
只是美香當然不是笨蛋,她也是有所準備才來的
波江原本打算是把美香搞昏,然後請新羅在幫她整型一次
不巧新羅今天剛好休息不在東京,於是變成是要毀容…=口=
到後來是美香佔上風,只是波江用了類似肌肉鬆弛劑的藥,讓美香失去行動能力
然後……這插圖囧接吻阿!
好吧,成田在後面也說喜歡百合系的讀者可以期待…=A=
波江打算在美香臉上倒類似硫酸的東西,沒想到美香卻說出讓人背脊發涼的話

「甘樂是、折原臨也」

以這句話為起頭,張間美香說出了幾乎『所有』的事

「太郎是…龍之峰同學。賽頓是…塞爾堤小姐。罪歌是…杏里。巴裘拉是…紀田同學。參和狂是…折原臨也的妹妹,舞流和久琉璃。」

這看到我也傻眼啊~波江也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張間美香,不為人知的狠角色(抖抖抖)

「折原臨也和姊姊…騙人時用的假名是…奈倉」
「慢著…」
「龍之峰同學…是DOLLARS的創始者……。杏里……被名為罪歌的妖刀附身……。紀田同學……是黃巾賊的首領。不過,雖然只是我的猜測……他們3個互相不知道。」
明明打算阻止她說下去,波江的身體卻動不了。
是出於本能還是好奇心,或者只是因為單純的畏懼?
「昨天和前天……打算讓杏里受傷的……是俄羅斯的2人組…ヴァローナ(瓦蘿娜)和スローン(史隆) ……用日文來說的話是烏鴉與象的意思……。是折原臨也……委託的……。」
---為什麼她會知道?
這個疑問逐漸變質,波江的身體遲鈍了起來。
---她到底知道多少?
「スローン……比ヴァローナ和折原臨也牽扯得更深……。所以……臨也從スローン那聽到了他們在粟楠會的工作內容……對平和島靜雄……設下了陷阱。然後昨天……被某人刺傷,進了醫院。」

美香說她是用竊聽器得知一切的,為了不讓誠二被捲入任何危險的事情裡,她調查了所有有可能會跟誠二扯上關係的人
波江沉默了一下,還是舉起瓶子打算倒硫酸,不過誠二在此時出現阻止了波江
說他從她們兩個接吻的地方開始就在看了
誠二之所以會找到這裡來,是因為出了壽司店後遇到了杏里,她說美香沒有來找她,之後一路問到了新羅後找到這裡
嗯……本來氣到想衝去宰了新羅和塞爾堤的波江,後來被誠二的假吻給騙到馬上滿臉通紅跑掉
後來誠二問有關頭的所在地。美香說他多次潛入臨也有的3間公寓很多次,但是都找不到頭

最後…仍然認為自己被誠二親了的波江,沉浸在瘋狂異常的喜悅中

日常B

啊啊~這篇我好懶啊(開頭就被巴)
這是有關粟楠會裡面的一個武鬥派男人、赤林的一見鍾情就被甩的初戀故事(爆)(要命的是我還沒有誤)
那麼短短的解決掉---

那是6年前,赤林還屬於別的組織時的故事
他被命令要去修裡某個男人。
那個男人向他所屬的組織借錢,本來打算沒還錢就打算逼他用土地來抵
但是男人卻成功的還了錢,但不知是怎樣,男人反而向組織要脅錢
而赤林就是要去修裡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經營的是古董店---名為園原堂

其實這裡還牽扯到赤林原本所屬組織的事。有人傳聞說他殺了原本自己所屬組織的BOSS的事
嗯…然後還有一點小茜的戲份…妳還沒放棄要殺小靜啊…= =

那時在去園原堂的路上赤林遇到一個人,但奇怪的是「那個人拿著日本刀」還有雙如霓虹燈般的眼睛
赤林不弱,絕對不弱。但他的右眼被「砍到了」

時間又拉回現在,赤林遇到了杏里
杏里在2年前一下子失去了雙親,遺產啊住處啊什麼的,都是當時在葬禮上來打招呼的赤林幫忙的
然後聊一聊杏里被誠二叫住,發現美香根本沒來找杏里

6年前

被「罪歌」砍到的赤林的右眼中傳出大量的愛之歌
而赤林挖出了自己的右眼,逃出了愛之歌的詛咒
「罪歌」受到了打擊,逃回「斬人魔」的身體裏去了
那位女性「斬人魔」請赤林殺了她。
但赤林的反應是…

「……我迷上妳了」

然後就直接求婚(爆)不過女性跟赤林說她已經結婚而且已經有小孩了
赤林受到了比被砍更大的打擊w
那位女性說了自己的名字,叫園原沙也香
後面就是說一些赤林後來聽到園原一家的慘劇,然後會變這樣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以前所屬組織的BOSS幹的好事,他賣藥給杏里的爸爸,然後沒了錢於是要殺了女兒拿保險金
赤林利用了別人殺了那個BOSS
最後面沒什麼了~(遭毆)
原來赤林也是DOLLARS的一員阿......

日常C

爆點好多啊wwww這篇
頂圖就是有關這篇的圖XDDD

你知道傳話遊戲嗎?
這裡傳的是謠言,有關平和島靜雄在5/4日那一整天發生的事(就是第6集)
一開始傳的都是正確的,但後來越傳越誇張,還往亂七八糟的方向而去
被這些謠言給誤解的小混混們,打算解決平和島靜雄---

回歸日常的小靜和湯姆在收債。
有位可憐(而且沒腦袋)的傢伙想賴債於是說出「你不是羽島幽平的哥哥嗎?他不是超有錢的?你應該有分到不少吧?你就幫我付吧。」還威脅說不給他就把這八卦賣給雜誌社之類的
不過有關他的後果,應該不用我說了(笑)

然後湯姆說今天就早點吃飯於是走向俄羅斯壽司店
壽司店內來來往往有許多人。先是一對情侶進店就看著他,然後是赤林(這個ヴァローナ在見到的瞬間就直接往人家要害踢下去,不過被輕鬆擋住)再來是小靜……
湯姆說人手不足,結果店長就把ヴァローナ出租了…=口=

赤林帶小茜去某道場。小茜說她想變強
有個非殺不可的人,但是那個人是好人所以不可以殺他,可是如果不殺的話她所愛的人們有可能被殺,所以想變強。像這樣的矛盾
小茜至今以來一直生活在虛偽的世界裡,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辦因此只剩下想變強的想法
正要進去時遇到了一位少女~~~~~原來這道場就是舞流去的那家啊囧~~~~~
舞流好像跟赤林混得很熟的樣子…說話有夠不客氣…
舞流很乾脆的收小茜為師妹,小茜也第一次看到聽到粟楠會的名子而不害怕的人,感覺很新鮮

另一方面即使ヴァローナ被出租了,但還是需要湯姆公司老闆的同意
只是老闆也夠乾脆的就答應了…
3人一起錢去收債,結果對方叫來了一堆「翻譯」,打算要好好的跟湯姆他們「溝通」一下
湯姆本來想說今天有帶女孩子(ヴァローナ)就想辦法先逃走…
沒想到下一秒動手的不是小靜而是ヴァローナ(爆笑)
ヴァローナ瞬間就擺平所有人然後還掏出那些人的錢包wwwww

「請教授應徵收的正確金額。若有不足情況的話要進行居家搜索嗎?」

湯姆和小靜你看我我看你對這情況完全不知該怎麼說XDDDDD

數小時候他們在街上走。因為他們去收債看到ヴァローナ是女的很多人就想威脅啊出手啊等等
結果變成是小靜發飆前ヴァローナ就早一步把所有人都給KO掉了wwww

「啊~!靜~雄~先~生!你好嗎~?」

後面出現了3位女孩子。其中兩位是雙胞胎,另一位看到小靜後就直接撲過來

「靜雄哥哥!」

是小茜阿~
謠言仍在繼續

「喂?是我,聽我說」       「那個謠言是真的!」      「雖然我現在只是遠遠的在監視而已!」      
     
     「有個大概還在讀小學的小姑娘,向靜雄走過去,竟然還抱住他耶!」         

  「真的假的」            「是靜雄的小孩嗎」            「不只有女人,連有孩子都是真的喔?」


謠言演變成很誇張的地步,即使不是真的他們也相信是真的
他們打算召集人,等小靜一離開那些女孩子就動手
雙子感謝湯姆之前給她們裝錢的袋子,說今早入帳30萬剛好可以裝
湯姆又擅自誤解到奇怪的方向去了,開始把手放在她們肩膀上對雙子開始說教XD
聊到後來提到臨也,小靜不知道臨也住院了
小靜正要問個清楚時湯姆就說要去下一家了,湯姆說這次的對象家裡有老婆也有小孩所以希望ヴァローナ可以留著(免得又像剛才一樣空手就解決掉一堆人)
留下來的四位女性就這樣交談起來,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監視了

聊一聊就發現雙子認識エゴール,讓ヴァローナ嚇了一跳
小茜問ヴァローナ她跟小靜是什麼關係,ヴァローナ回答說不是朋友只是工作上的同僚
此時停在路邊的數台車的車門全部一起打開,從裡面出現的人手上拿著麻繩跟布袋
趁現在剛好路上沒人打算一口氣綁走所有人。

但是,他們並沒有想到。
和靜雄在一起的女性們,即使不到被叫成兵器的程度---
也是足以被稱為兇器程度的危險存在。

在女性陣容中看起來最有體力的是白人女性。
而有位男子正打算蓋她布袋。
而他成了嚐到兇器之銳利的最初犧牲者。

我說ヴァローナ…為什麼你的鞋子裡有放鐵片……=口=
而成為兇器犧牲者的不只他,在場所有襲擊女性的人通通遭到反擊
舞流原本就有去道場…她戳了別人眼睛後把別人的鼓膜弄破
久琉璃拿出自製的防狼噴霧(比市販得更有效)
看到同伴們一一被反擊,一位小混混打算抓最小的小茜,孰不知…
「啪哩」一聲,被電擊棒攻擊
我要說一句「繪者偏心啊~而且偏好大!!」8張插圖裡小茜就有3張,而且其中一張還跨頁!
此時小靜也正走回來,那些人看到後就通通連滾帶爬跑了w

ヴァローナ下定決心要打倒靜雄,對小茜說小靜是她的獵物
小茜很緊張的抓住ヴァローナ說小靜要由她打倒
嗯…湯姆先回來,小靜去自動販賣機買東西,湯姆只聽到這兩句

「靜雄是我的東西。」
「才不是!不准對靜雄哥哥出手!」

光聽這兩句有夠可疑XD
逃跑的小混混們後來被暗中保護小茜的粟楠會給帶走了www
小靜回來後把買的咖啡給了ヴァローナ,說他是第一次有晚輩
ヴァローナ帶著有點困惑的心情接下咖啡,下定決心以破壞靜雄為生存目的,了解他的一切,然後破壞
然後謠言最後演變成小靜是粟楠會的後繼啊、是粟楠會會長的私生子啊等等的XDDD
流言可畏啊~

日常D

啊啊………這篇也太閃……..閃到連馬都看不下去啦!!!!
上一集最後塞爾堤說要和新羅兩個人出遊
塞爾堤把愛馬的外型弄成馬車的樣子
嗯…然後賽爾堤答應新羅要穿和平常不一樣的衣服…
一開始是禮服,後來竟然變成水手服啊啊啊啊啊(雖然都是用影子作的所以是黑的)
途中塞爾堤還說錯話啊wwwwww(爆笑)
新羅整個超認真的XDDDD
啊啊真是的這段我要怎麼翻啊不會翻啦wwwww

『で、欲情をもてあまして……どうするつもりなんだ?』
「え……?……っ!」
『お前がこの馬車で欲情をもてあましたら、私は一体何をされてしまうんだ?』
「…」

塞˙爾˙堤wwwwww這是誘惑(對新羅來說)吧XDDDD
還好這時剛有新羅有來電,塞爾堤撿回一條命(?)
是波江打來的
塞爾堤開始擔心起(自己的料理師傅)美香,之後突然用影子把新羅五花大綁後(穿著水手服)跑掉了
回來後說她遇見了森林的妖精,對方跟塞爾堤說歡迎來到日本,還有叫塞爾堤加油等等的話…
新羅太吵了根本不用偷聽也聽的到啊XD
然後又有電話,這次換小靜了w
掛了電話後變態(?)新羅又來了

「不過,我有點想被處罰耶」←ドM宣言!!
『既然你那麼想要的話我就處罰個夠』
在PDA打上那些字,塞爾提用影子把馬車的窗戶部分遮掉
「嗚啊!一片黑暗啊!?」
---呼呼呼、在傷腦筋了在傷腦筋了。
「會被怎樣!我再來到底會被怎樣啊!?」
---就這樣什麼都不做給你放置Play

然後塞爾堤打算趁著一片黑暗再來換套衣服,好死不死又有電話來
完全的黑暗中手機的光線特別刺眼,而塞爾堤正在換衣服中……
這次打來的是誠二,是來問美香行蹤的
掛電話後賽爾堤整個超害羞,剛剛換衣服換到一半有點被看到了,所以一急之下換上了原本無頭騎士的鎧甲
新羅壞掉啦XDDDDDD是有沒有這麼好笑啊
塞爾堤想把衣服換回來,新羅想要再換完前拍照,但、
又有電話啊~~~~~
這次換臨也打來了

「誰、誰-!!」
「什麼誰……這麼動態的「你好」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什麼、是臨也啊。再見。」
「喂、別掛啦。我因為動彈不得可閒得很。剛才好不容易才借到醫院的電話。」
「醫院?你該不會住院了吧?」
「你沒看到今天早上的大王電視嗎?我昨天被刺了。」
「啊啊是喔。再見」

就掛了,超快的wwww
馬上又有人打來,這次是警察,問臨也有沒有可能招什麼怨之類的啊,新羅也很乾脆的回答說太多了沒辦法特定
掛掉電話臨也又打來,說他很無聊一想到新羅在歌頌假期他就不爽,警察打電話給密醫應該滿有趣的等等
新羅教臨野去死後掛了電話結果又有電話
只是這次,是眼前的塞爾堤打的
啊啊~~~好閃~~~~

(雖然之後他們遇到殺人未遂事件、被從動物園跑出來的熊襲擊、還被捲入尋找應該滅絕的日本狼的2個團的抗爭中)
總之,並肩而座的2人沉浸在幸福中……

尾聲&下個序章

眼前的女人不是來探病的,手上拿的刀子正說明了她是來殺臨也的
女人的話喚起了臨也的記憶,這個女人是他第一次見到帝人時那個晚上的---
臨也壓制住那個女人,還奪下了刀子
女人說臨也可以殺了她,這樣一來臨也就是殺人犯,到死為止都會被警察追捕
臨也笑了「他幹嘛要去殺自願自殺的人」
這個女人,是1年前他在玩弄自殺自願者時那2個的其中1人
臨也非常高興的笑了

「沒錯,你來到這裡了。到這裡來了!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找到的,但有這麼美好的事嗎!?你打破了我的預測啊!」
臨也邊站邊拉著女人的手讓她站起來---
彷彿,對著數年不見的戀人所做的一樣,緊緊地擁住了腦袋一片混亂的她
「託你的福……託你的福我想起來了!我回復一開始的心情了」
--啊啊、沒錯。就是這樣。
--我從拿到那個『頭』之後---好像就太小看人類了。
--因為知道有超越人類的存在。
「但是、怎樣!看啊我!你知道了嗎我!『人類實在太美好了!』」

女人對著臨也說他是最差勁的人類

「君達が俺をどんなにどんなに嫌っても---」

「俺は、どうしようもなく理不尽なほどに、最高に最高に最っっっ高に---君達が大好きだ!」

於是…臨也失蹤了。不只臨也,連那女人也失蹤了

新羅公寓

出遊回來的塞爾堤跟新羅
以為發現日本狼結果是狼男,在神社的巫女們也看起來一副吸血鬼樣
你們是去異世界旅行了嗎wwww
走出電梯後,看到的是意料之外的人
黑沼青葉。

「我今天……是想和黑機車你們做朋友所以才來的」

緩緩揮著的右手纏著繃帶滲著血,像是在預言日常即將消失一樣。

(完)

最後面插圖青葉黑翻冏
這下目前有出的就通通結束了~(趴倒)
每次都想要控制字數卻還是無功而返(淚)
我明明已經夠簡略了說...QAQ
嗯...我還是先去念書好了..........大概吧?(毆)

寸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L
  • 下集真只有慘烈的可能性最大了~
    寸音太nice了XD
    不過這日常真的比平常和平了許多~
    但是還是第一集最和平阿(茶)
  • 成田到底想把這部搞成怎樣阿~~~
    恐怖的角色太多了,然後關係又錯綜複雜
    因為第7集那個想殺臨也的女人出現,連成田都說他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了

    寸音 於 2010/04/26 09:31 回覆